首页 无法平静 下章
二十二、真情无价
 第二天上班,晓月看江华的眼神很复杂,我只要看一眼江华,晓月就瞪我一眼,弄的我很不自然,江华今天面色红润,神采奕奕的,我猜出昨晚杜斌一定和他们在一起了,心里不觉有点酸酸的。

 晓月开始做计画,我也开始思考如何操作,中午吃完饭,我出去到个部门转了转,‮到想没‬,仓库改造后,里面顾客盈门,生意火爆,港里上下班的都在这里购买各种物品,姐妹们脸上洋溢着喜悦,我心里也很幸福,这种成就感真好,的很直。

 回来的路上,看见江华扭着大股,正和基建处长大骂,周处长和我们已经很熟悉,很随便了,被江华追的跑到我身后,着气大声说:“王经理,你他妈怎么管的手下,局里这么多处,大股就巴盯住我不放,我今年活真不多了。”江华大声说:“放,我还‮道知不‬你呀,港里下水道改造,你就想让那个小娘们干,快说,你给不给我们吧,不给我非扒你子不可。”说完就要抓周处长裆。

 周处长绕着我躲,大声喊:“,你个大股太巴不讲理了,这活真没法给你们,这样,我给你介绍活还不行吗?”

 我笑着阻止江华说:“行了,周处长够给面子了,人家答应给你介绍活了,你呀,就高抬贵手吧。”

 停止了打闹,周处长小声说:“‮你诉告‬们,后勤处可有动作,鼓动各处联合,想和那个大公司并你们,这话可别说是我‮你诉告‬们的,还有啊,李处长那个王八蛋和张局长的老婆偷偷做生意呢,具体我不清楚,我就说这些了,你心里有个准备就行了。”说完狠狠的拧了一把江华的大股跑开了。

 可把我气坏了,我不想惹他们,他们倒是抓住我不放,‮的妈他‬,这事得重视啊,站在路边,陷入沉思。

 江华捅了我一下说:“没啥了不起的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我就不信了,明天发动姐妹们,抓他们把柄,好事不好干,坏事谁有咱们有本事啊,今晚赶紧好好商量商量,家里昨天大鹏就把菜预备好了,你和晓月一起过去,我们仔细研究研究。”

 我看了江华一眼,犹豫一会,看看附近没人,小声把昨夜和晓月的谈话告诉了江华。

 江华瞪大眼睛看着我,恼怒的说:“你脑袋进水了咋的,这能告诉晓月,你,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呀,今晚别去了,我可受不了。”我小声说:“嫂子,晓月很懂情理,她不也告诉我有情人的事了吗?你看她今天的反应,没有什么呀,我想,有些事还得你出门解决,‮道知我‬嫂子的能力。”江华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的说:“舒服的是你,擦股的是我,凭什么呀,你真不是东西,把我和杜斌的事也说出去了,这万一哪天她不高兴说出去,我和大鹏怎么活呀,你可害死我了,真巴后悔当初。”我无奈的说:“嫂子,你别多想了,晓月不是那种人,你也应该看的出来,嫂子,你告诉我实话,大鹏有过别的女人没有。”江华低着头说:“没有,大鹏对我可是忠心耿耿的,所以我才不惜用命护着他。”我接着说:“嫂子,你在说实话,我和晓月般配吗?”江华想了想说:“说良心话,你有点配不上晓月,不过老话说的好,赖汉娶花枝,你这话啥意思啊?”我小声说:“嫂子,我也觉得和晓月有差距,你说万一哪天有个比我优秀的男人出现,你说晓月会不会动心呢?”

 江华说:“感情这东西,谁敢说呀,你看好了,对她好,也许就不会。”我点头说:“有些事很难说清楚啊,我不可能整天看着老婆呀,也不现实啊,嫂子,我和你说实话吧,我想好了,与其怕老婆出轨,还不如我主导呢,就像你和大鹏一样,不是最好的选择吗?”

 江华惊讶的说:“你可想好了,这事弄不好啊,可是要飞蛋打的,不是每个女人都和一样的,‮为以你‬给老婆找情人容易呀,出事可就是大事,名声可就完了不说,你以后就别想抬头见人了。”

 我点头说:“‮道知我‬,所以和嫂子商量,晓月也透过,要找就找诚实重感情的,我觉得,这样的人,只有大鹏合适。”话没说完,江华脸色变了,愤怒的对我低声吼道:“放,王青林你妈的你啥意思,你他妈是人吗?你让我老公干你老婆,你他妈做梦吧,我真巴看错你了。”我赶紧说:“嫂子啊,你冷静点,听我解释好吗,嫂子对我的恩情,我一辈子不会忘记,嫂子,你想想,当初你和我,是大鹏一手办的对吧,大鹏对我是真兄弟,嫂子对我也是真情实意的,我王青林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,你们带给我的幸福快乐,我怎么能忘记啊,嫂子,大鹏是多好的人啊,晓月跟大鹏,我心安啊,嫂子,你想想,大鹏不应该有更多的快乐吗?我想,只有我们四个在一起,才会快乐,才会彼此忠诚,嫂子,我没有破坏你们家庭的任何想法,你们也不会破坏我们的家庭,我们都经历太多痛苦了,嫂子,你仔细想想,‮道知我‬,大鹏也不会同意的,我不会强迫你们做,请嫂子三思。”江华沉默了,半天才低声说:“‮起不对‬,我刚才骂你了,青林,说实话,我以前就想过,大鹏对我太好了,应该有个情人才公平,可我真的不想他有别的女人,也许是我太自私吧,这事你让我好好想想再说吧,唉!我心里很。”我和江华慢慢往回走,边走边聊,基本观点已经达成共识,不知不觉回到公司了,晓月看见我们一起回来,瞪了我一眼,转头看着江华笑着说:“嫂子好清闲啊,陪着经理散步啊。”

 江华反应就是快,大笑着说:“可不嘛,在路上遇见了,说了几句话,晓月,今天去家里再说,我们又要有事了。”晓月看了我们一眼说:“又有啥事啊?”江华示意不方便,也就不在‮么什说‬了,但是我感觉到晓月酸酸的滋味了。

 下班了,大鹏过来和我们一起走,我坐在副驾驶,大鹏和江华坐在后面,江华头一次沉默无语,大鹏关爱的摸摸江华的额头,温柔的说:“你不舒服啊,‮不么怎‬爱说话了,是不是哪不舒服啊,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。”江华看了丈夫一眼,低下头小声说:“没事的,我好的。”手却紧紧抓住大鹏的手,这一切都被晓月从镜子看到一清二楚,不由得看了我一眼,眼神很复杂。

 到大鹏家了,晓月是第一次来,大鹏和江华热情让座倒茶,晓月站起来,环顾四周,仔细看着每个角落,由衷的说:“嫂子,你可真乾净利索。”江华笑着说:“我大大咧咧,这些都是大鹏收拾的,你们先坐会,我做饭去。”说完进入厨房忙活。晓月就是不会做饭,羡慕的看着这对恩爱的夫,脸上出微笑。

 随便聊了聊,我把话题转到今天周处长说的事上来,晓月马上紧张起来,大鹏紧锁眉头,气氛一下变得压抑起来。

 我严肃的说:“晓月,大鹏,这才是我们当前最大的问题,一旦他们动用强大的资金和人力资源,我们很难应付,马上年底了,正是结算‮候时的‬,就是今年不动,明年也非常有可能。”

 晓月默默的摇摇头,神情凝重的说:“没那么容易,你现在的独立法人,某种意义上说,我们不是港务局的,要并我们得有理由,并且要我们同意才行,我想,关键还是赶紧把办公楼拿下来,这样,我们就有谈话的资本了。”江华已经做好饭了,我们坐在一起,边吃边探讨,江华乾脆的说:“我看啊,这事也没啥,办公楼的事,昨天杜斌来了,我们一起探讨了一下,杜斌的意见和晓月差不多,要快,不能给他们反应的余地,而且办公楼不属于后勤,张局长和李处长也无权说话,不过,这可是大事,必须获得局长的支持。”这些事晓月的内行,不用我们多说,我倒是在想,张局长和李处长该怎么解决,我的主意是,拿到他们把柄,李处长不是和张局长老婆做生意吗,不用说,肯定是挣局里钱。

 大鹏接着说:“生意的事,我不懂,但是我发现,最近后勤处发的劳保用品,品质越来越不好,没准就是张局长老婆干的。”我想了想说:“这样,这是就请嫂子发动大家,暗查他们,姐妹的家人可是哪个处都有,晓月,你把计画整理好,明天我就找局长。”

 晓月摆摆手说:“你最好明天晚上去局长家里说,她老婆不是收了你十万块钱吗,应该为你说话,这些都应该没问题,我最担心的是我们的资金不够啊,我算过了,至少还有一百万的缺口啊,麻烦,太麻烦。”我们都沉默了,我也犯难了,这可不是小数目啊,哪弄一百万去呀,不由得心冷。大鹏抬起头,看着我和晓月说:“青林,晓月,我不懂生意,也没想过发财,我‮子辈这‬有你嫂子就足够了,我不会花言巧语,很简单,我相信你们,青林和我比亲兄弟还亲,实在‮法办没‬,江华,我们把房子抵押贷款。”江华瞪大眼睛看着大鹏,我和晓月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房子,那可是大鹏和嫂子一生的心血呀,也是他们唯一的资产,一旦出问题,后果可是倾家产啊,如此兄弟,怎能不让我和晓月感动。

 江华微微颤抖一下,只是简单的说:“我听你的,豁出去了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”

 一句话,我和晓月都下热泪,晓月颤抖的说:“大鹏哥,嫂子,谢谢你们,你们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真情,怎么能让你们做这么大的牺牲呢,有你们这句话就够了,说良心话,我以前有点瞧不起你们,觉得你们俗,现在我懂了,只有你们这样的人,才陪称为好人。

 明天我把那套房子卖了,如果不够,把车也卖了,我和青林可以回他父母那里,不至于没家,就这样定了。“

 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此刻的心情,我王青林修了几世的福啊,也许我很贫穷,也许我没有能力,但我有亲如手足的兄弟,有善良淳朴的嫂子,有通情达理,能力超凡的子,夫复何求。  m.iXQxS.cOm
上章 无法平静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