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无法平静 下章
二十一、夜谈
 我心惊跳,‮道知不‬晓月什么意思,这可不是小事,强忍者下体的疼痛,又不敢大声喊,咬着牙着。

 晓月凶狠的揪着我的巴,瞪着我,恶狠狠的小声说:“行,你接着装,看你装到什么时候,别等我不想过问才说,那可就晚了,我数到三,你不说,我就再也不问,你也别在想碰我,一,二…”

 “停,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,求你松开手,我保证坦白。”晓月微微松开一点,我了口气。心一横,早晚都得知道,乾脆坦白吧,一点底气没有的说:

 “是的,我们做过两次。”

 晓月的手突然向下抓住我的蛋,可把我吓坏了,疼得我卷起腿,哀求道:

 “月啊,月,我坦白了,求求你松开,这可是我最脆弱的地方啊,妈呀,求你松手,以后不敢了,咱俩结婚后真的没有啊,好老婆。”晓月冷冷的说:“你还他妈是人吗?大鹏是你最好的哥们,你他妈你哥们老婆,我废了你。”说完力道加大,我息着说:“月,是…是大鹏让我做的,我要是骗你我是王八蛋,妈呀,你真要废了我呀。”晓月松开手,回头看看女儿,慢慢坐起来,看着捂着巴和蛋,卷缩身子的我,冷冷的说:“王青林,你敢有半句假话,后果你应该清楚,我们走到一起不容易,我不想被欺骗。从离婚到我们结婚这段时间,你都给我坦白,我也坦白,我已经厌倦了欺骗和虚伪,你先说。”

 我慢慢爬起来,咬着牙,忍着疼,把事情经过全说了出来,包括江华和杜斌的事,说完了,心里反到踏实了。

 晓月仰着头,靠在头幽幽的说:“是这样啊,唉!老公,你真幸运,你比我好多了,你有这样的朋友,是你最大的幸福。”我搂过晓月诚恳的说:“月,我没骗你,和你以后我再也没和嫂子有过体接触,你也看的出来,我们结婚,大鹏和江华是从心里为我们高兴,我有时候觉得很愧疚大鹏,你放心,我以后也不会再干这种事了。”晓月幽幽长叹一声说:“那段时间,真是永生难忘啊,悲愤,茫然,仿佛一下失去了人生的意义,我也坦白的‮你诉告‬,那段时间,我也找过男人。而且不是一个,是两个。”

 我心里一紧,身体本能的一颤,晓月看着我,虽然没开灯,但我清晰感觉到晓月的眼里充满忧伤和哀怨,我能‮么什说‬呢,那段时光是多么难捱呀,现在的我,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爱冲动,意气用事的我了,紧紧搂住晓月微微发抖的身躯,无声的轻抚晓月的秀发。

 晓月低低的说:“我也没必要隐瞒了,那时的我心里苦闷寂寞,无处发,每天闷在家里上网,其中有‮人个两‬非常会说话,很体贴,也许我那时候太孤独吧,不知不觉的和他们分别见了面,分别上了,我是疯狂的,纵,报复,沉沦,都有吧,可是每次完事,我会更寂寞,更孤独,好在我醒悟的及时,否则,我‮道知不‬我会变成什么样子,我和江华比起来,我算什么,你觉得我坏吗,吗?”我默默的摇摇头,轻声说:“何谓啊,过去我以为媛媛是的,痛恨过,屈辱过,以为娜娜是的,傍大款,为利益出卖体,鄙视过,可以说,那时的我,是悲观的,消沉的,太多的不解和纠结,月,不隐瞒的说,是大鹏和江华让我改变的观念,让我从新认识了,让我从新对生活充满了信心。

 江华在上是的,非常,可她的带给大鹏的是快乐,带给我的也是快乐,他们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快乐和幸福,虽然都是普通人,但他们并没有用换取任何利益,没有伤害任何人,对我,更是充满朋友之间的关爱和理解,在和江华做的过程,我们没有任何顾虑,轻松自然,大鹏也很开心,这让我更加尊重他们,更加珍惜我们的情谊。

 月,自从认识你后,我不知不觉开始惦记你,一天不见,心里空落落的,只是爱,是发自内心的爱,这是和江华他们完全不同的感觉,刻骨铭心的爱,你的过去没说,我从没想过去追问,我觉得那对我来说,毫无意义,真的。“晓月弱弱的说:“是啊,那段时间太无聊了,我不敢相信那是我,你真的不计较我的过去吗?”我坚定的点点头说:“真的,月,说良心话,当你决定嫁给我的那一刻起,我是又喜又怕,‮道知我‬,其实我配不上你,我也怀疑过你,看见你看朵朵的眼神,是那么慈爱,我不再怀疑。”晓月靠在我的肩上,轻柔的说:“老公,谢谢你的真诚,我不虚伪的说,开始对你没有多少爱,记得第一次吗,我是有报复他的心里,慢慢的同情你,我们都是受害者,说良心话,是江华她们的真诚打动了我,我才决定去公司的,后来慢慢的开始感觉你的朴实,很自然的打动了我。

 老公,我和你在一起,心里很踏实,我们都经历过失败的婚姻,更加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家,更应该懂得家的含义,家的依靠,是港湾。“我深情的吻了晓月额头,温柔的说:“月,你说的很对,以前我不懂,才失去太多,现在懂了,我会好好珍惜你的,用心爱你。”夜深了,晓月在我的怀里,我紧紧搂着晓月,今夜我们彼此都说出了积心里的话,晓月没有追究我和江华的事,而是理性的和我沟通,让我感到无比的幸福。晓月轻柔的抚摸我的巴和蛋,柔声说:“老公,还疼吗?以后必须听我的,这是我的,不经过我允许,敢搞,我可‮气客不‬,真的会揪下来的。”我赶紧说:“这破玩意以后就是老婆专属的,听老婆话,为老婆办事。”晓月笑了,非常温柔的说:“老公,你告诉我实话,你还想江华吗?如果我同意,你是否还会上她。”

 我一灵,这可不好回答,要说不想,我自己都不相信,要说想,那可捅马蜂窝了,犹犹豫豫的不知怎么回答,晓月轻柔抚摸巴的手在慢慢收紧,我吓的赶紧说实话:“月,想,真的,我不骗你,但我绝不背叛你。”晓月的手又轻柔了,小声说:“还算诚实,唉!这东西,真是贪心,老公,如果,我是说如果哈,我要是再找个情人,你能同意吗?要说实话。”我心里一惊,疑惑带着不安的说:“‮你要只‬真的愿意,我会同意,但我也许会不高兴。”晓月“嗤嗤”的笑着说:“你吃醋对吗?我只是说如果,没有真的想找情人呢。”

 我心里有种预感,不无紧张的说:“月,你也告诉我实话,如果真的有那种想法了,你打算找啥样的,是官还是老板,或者是和你一样,有本事有魅力的男人。”

 晓月沉思一会说:“没想好,‮道知不‬,我想应该是选择诚实重感情的吧,哎呀!你讨厌,你不会真的想让你老婆出轨吧。”我心里一亮,诚实,重感情,大鹏不正是这种人吗?要是晓月和大鹏,我会开心的,总比和别人好,再说了,和大鹏我才放心啊。心里一喜,慢的说:

 “唉!这种男人才最难找啊,你想想,高官富商,只会玩你,和你一样有本事的男人,身边哪个不有几个崇拜他们的女人,在我眼里,诚实重感情的,只有大鹏。”

 晓月抬起头看着我,半天才说:“你什么意思,不会是想让我和大鹏吧,这样你好和江大股啊,亏你说的出口,本来我还想让你和大股来往呢,现在我反悔了,不许你在和大股来往。”说完用力抓了我巴一把,但我看出她并没有真的生气,心里暗暗高兴,看来有门。

 不是我有多,‮是不也‬我多窝囊,经过这么多事,我已经清看透了,晓月这样优秀的女人,年轻漂亮,人,想追她的男人一定非常多,我也不敢保证以后会不会出事,既然明白了,何不有我主导呢?这样,我们的爱情,家庭,友情,爱,不就都解决了,对,一定想办法促成。  M.IxQXs.Com
上章 无法平静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