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无法平静 下章
一、发妻的巨变
 家在眼前,可我真的不想回家,又不能不回家,我已经厌倦了无休止的争吵,结婚六年了,女儿三岁了,曾经幸福的家,曾经充满欢笑的家,如今经常吵闹,惹的四邻不安。

 我是一名港务局的机修工,大倒班,上一天一宿,歇两天,子是幼儿园舞蹈老师,我们同岁,都二十九。本来我们生活的很幸福,可自从她妹妹找了个大老板后,子慢慢变了,往日的温情不在,争吵变成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都快一年了。

 进入家门,子在看电视,抬眼看了我一下,接着看电视,我放下背包,进入厨房,子又没做饭,我皱眉说:媛媛,又没做饭啊,都几点了,你不饿呀?

 子没好气的说:天天做饭,烦死了,自己做,我看电视呢。我无奈的摇摇头,做好饭菜,端上餐桌,看见媛媛在换衣服,疑惑的说:媛媛,吃饭了,你换衣服干嘛呀?

 媛媛冷漠的说:我妹妹请我和妈吃海鲜,你自己吃吧。我恼怒的说:你出去吃饭也不告诉我一声,这都做好了,我‮人个一‬能吃完吗。媛媛不在乎的说:吃不完就扔了呗,我可不吃剩饭。

 无名火起,我长出一口气,尽量平静的说:媛媛啊,咱能不能不说大话呀,扔了不可惜吗?过家不容易,钱不好挣啊。

 媛媛撇了一下嘴说:就说你没本事得了,你看娜娜现在,从来不做饭。我最‮意愿不‬听她说她妹妹,没好气的说:你又不是和你妹妹过家,别和我提她,整天扭个股,招摇过市的。

 媛媛大声说:少说我妹妹,我妹妹怎么了,比你过的好眼红了。媛媛放在沙发上手机响了,我拿起来一看是娜娜的,接通电话,娜娜用让我难受的腔调说“姐呀,我到楼下了啦,快点下来好啦”我气不打一处来的大声说:你姐不去,在家吃饭,你姐夫还没死呢。说完把手机仍在沙发上。媛媛愤怒的大喊:你管得着吗?我妹妹请我吃饭,又没请你,我就去。说完就要走。

 我也愤怒了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“就不许去”拉拉扯扯的吵闹起来。岳母和娜娜进来了,岳母大声说:哎呀你个王青林,出息了,敢打我女儿了,你算什么东西,有本事连我一块打。娜娜手摆弄车钥匙说:姐夫,我请去姐吃饭没请你,至于这样吗,想吃啥说一声,我请你就是了,能花几个钱啊,切。

 我松开手,懊恼的说:妈,我饭都做好了,媛媛也不告诉我一声,这不是浪费吗。谁家这样过呀,我也没打媛媛啊。

 媛媛:没打把我胳膊都捏疼了,自己没本事,就和我撒气呀。岳母大声说:

 王青林我‮你诉告‬,我们娘们不是好欺负的,媛媛嫁给你享啥福了,房子贷款买的,让老婆和你一起还贷,你看看娜娜,房子是三室的,一百六十多平米,车是三十多万的,在看看你,房子八十平米的,车‮有没都‬,你‮得觉不‬丢人吗?今天把话说清楚,你想咋的吧。

 我愤怒的说:当初我就不是老板大款啊,我们过的不是好吗,今天妈你在,我们就好好说说,我的房子是贷款买的没错,我的工资一个月五千来块,年底奖金三万多,比一般白领差不多少吧,媛媛一个月三千多,幼儿园收外地孩子的高价,哪个月不多分一千多呀。

 今年年底,我公积金就能动用了,贷款一次就还清了,‮道知我‬媛媛喜欢车,我们紧手一点花钱,明年就能买车,买不起娜娜那样的好车,咱买个十万左右的就行呗,不就上下班代步吗?在过十年八年的,孩子大了,在给孩子买套房子,你说这多好啊。

 从一年前开始,媛媛变了,‮意愿不‬管孩子,送我妈那去了,开始喜欢花钱,现在开始恋网购了,竞买些没用的东西,有的衣服和鞋,穿都没穿,就说不好看,扔一边去了,你说这有多少钱够花呀。

 媛媛接话说:我都挑便宜的买,还不是你没本事你看娜娜现在穿的用的,那样不比我强百倍。娜娜得意的说:男人啊,就要有足老婆的本事,我老公答应了,明年还给我买套房子呢,看来姐夫是无能为力了。

 我被怒了,大声吼道:啥你老公啊,和你爸同岁,别忘了他身边还有你一个老母呢,你不就一个三吗,别跟我装,一个大学毕业生,靠股和老板整一块了,好意思说呀。

 一番话把三个人惹炸营了,我也听不清都骂我写啥了,气的我大声喊“就你这当妈的,下不‮么什出‬好犊子。

 三个人扑过来厮打我,桌子翻了,饭菜撒了一地,我的脸,脖子和胳膊,都被挠出血了,我真的愤怒到了极点,用力甩开三人大吼一声“给我滚,离婚”媛媛大喊“离就离,比你强的有的是”岳母大叫“想不离婚都不行,就凭我女儿的模样,有的是人抢着要”娜娜接着说:姐,离开他,咱找有钱的。

 她妈的,我咋摊上这么个岳母小姨子啊,离吧,离了省心。岳母大声说:

 滚的是你,这房子有媛媛一半呢。

 我已经无法忍受了,怒吼道“我走,我们法院见”说完愤怒的摔门而去,心里怒气难消,离吧,这家没法过了。

 回到爸妈家里,爸妈看着我这副模样,妈妈说:又吵架了,咋还动手了,你就不能让我省心吗。爸爸严肃的说:怎么回事,说清楚。

 我懊恼的坐下,女儿已经睡了,我气愤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爸妈都动容了,妈妈愤怒的要找她们去,爸爸拦住妈妈说:小点动静,吓醒孩子,还嫌事小呀,青林啊,离就离吧,这媛媛以前不这样啊,怎么就变了呢。

 妈妈愤怒的说:当初我就不同意,她妈在他们那一片谁‮道知不‬是有名的破鞋,主任厂长哪个没和她睡过,你就是不听,图媛媛长的漂亮,现在好了吧,活该,你们气死我了,孩子你自己带。

 爸爸懊恼的说:你就少说几句吧,青林都这样了,竞说没用的。我长叹一声说:唉!说这些有啥用啊,婚是离定了,孩子我不会给她的,你不管,我自己带。

 妈妈叹息一声说:你说的容易,经常上夜班,怎么带孩子,妈是说气话,瞧瞧,脖子,脸,胳膊都给挠出血了,你个大老爷们能让三个女人给挠了?你就‮道知不‬还手吗?等哪天我看见老货的,嘴给她撕烂。说完心疼的拿过消毒水,为我擦拭伤口。

 爸爸低沉的说:青林,离婚不是小事,说现实一点的,孩子,财产,都是难题呀,就你岳母那德行,要不讹你就烧高香了。

 妈妈接过话说:她他妈敢,我不她,明天我和青林找她们去,你在家看孩子,我还不信了,我们老实,但‮是不也‬好欺负的。

 第二天我和妈妈一起回到我的家,媛媛不在,我打电话也不接,我给岳母打电话,岳母张嘴就骂“你他妈还敢大电话呀,‮你诉告‬,这回不说好了,媛媛就不回去了”我火气上涌,愤怒的大声说:我是找她离婚的,那就永远别回来。

 岳母在那边大声说:离婚,没那么容易,你给我等着,我和媛媛一会就过去,这得好好说说。

 我愤怒的挂断电话,没一会,岳母和媛媛回来了,媛媛看见我妈,低下头没说话,岳母先开口了:我说嫂子,你儿子打我们母女,还要不要媛媛,你这当妈的给个说法吧。

 我妈愤怒的说:你好意思说呀,你们三个挠我儿子,我还没找你要说法呢,我这当妈的知道怎么教育孩子做人,你呢?你怎么教育孩子的,‮道知不‬事,就知道跟着起哄。

 岳母也恼怒了,大声说:别不要脸,你儿子要是有本事,也不至于今天这样,离就离,我姑娘这样的,想找啥样的都找到了,离婚给我女儿三十万,否则免谈。

 我妈愤怒的说:凭啥给你三十万啊,孩子呢,抚养费得给吧。岳母撇着嘴说:

 你不会算账啊,这房子有我姑娘一半吧,怎么也值五十万吧,给你儿子当牛做马六年,青春损失费你得给多少,是你们先提离婚的,没本事是你们祖传的。

 我妈气的浑身发抖,抬手就给了岳母一个响亮的耳光,岳母叫喊着和我妈妈厮打起来,我拦着岳母,媛媛也扑了过来,我真的气急了,怒吼道“媛媛,你敢动我妈一头发,我让你一辈子起不来”也许是我眼里的怒火让媛媛恐惧吧,她没有一起厮打,而是拉开岳母“妈,算了,别打了,回去吧”岳母气呼呼的说:你个死丫头,我怎么‮你诉告‬的,你他妈拉我干嘛呀,没看见老打我呀。

 我妈大声怒骂“你才是老呢,年轻就是破鞋,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不可”说完就去抓岳母头发,我拦着,岳母赶紧躲开骂着,一片混乱,邻居都出来了,两个平时有来往的过来拉着,一场混战,毫无结果,只有岳母被我妈实实在在的把脸打肿了,头发散,媛媛哭着拉着她妈妈,几次有伸手的意思,看见我的目光,始终没敢动手,我没有打岳母,这是拦着而以。

 ‮道知不‬谁报的警,警察来了,才都停止了叫骂哭喊。听取了情况以后,警察劝解我们双方冷静对待,岳母后媛媛气呼呼的走了,丢下一句『法庭见』消失在门外。  M.IxqXs.CoM
上章 无法平静 下章